清明節憶奶奶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9-01 17:05:44 / 天氣: 舒適 / 心情: 高興 / 精華(1) / 置頂(3) / 個人分類:未分

強效型費洛蒙Pheromone-M男用-無味 - 每日主打【Kate Classic 】民族風印花寬鬆休閒洋裝DS178 - 限時限量【BtIS】圓領條紋長袖上衣 (BW-13WA049) - 超值獨家
【Mustela 慕之恬廊】舒恬良護敏面霜 原廠公司貨 - 明星推薦Gongjinhyang 拱辰享氣韻生滋養霜 - 高CP值暢銷單品 - 【MINI菟絲花】晚宴約會遮肩瘦腰加長款禮服連衣裙(共三色)→現貨+預購

很久你已經不曾入我夢裡瞭,昨夜,我又夢見瞭你,夢見我還在是個孩子,你歡天喜地地給我包包子吃,我吃完,轉身去尋你就再也尋不到瞭,猛然醒來,看見窗外點點的繁星,整個天空都像是你灼灼的目光在凝視我。

轉眼你離開我們已經有五年瞭,五年中我對你的思念由濃到淡,由淡到慢慢忘卻。期間的辛苦隻有我自己知曉。

那年的正月初二我回去看你,你躺在床上,骨瘦如柴,猶如風中的油燈,隨時可能熄滅,我卻固執的喂你水餃吃,喂你牛奶喝,給你打點滴補充能量,並決絕的以為你還是很會像以往一樣慢慢就好起來瞭。正月初八我要上班瞭,到你的床頭和你道別,我無語,你卻安慰我說回去吧,我沒事,會好的,但說著說著就有淚滴落在你的被褥上,沒想到這一別竟是永別。多年後當我再次想起你的眼淚和臨別的不舍,禁不住潸然淚下。其實你心裡很清楚自己撐不瞭多久瞭,隻是你不想讓我帶著牽掛上路,所以你選擇瞭帶著遺憾離去。

正月十八,早上起來心口沒有由來的痛,下午父親打來電話說你剛剛落氣瞭,突然我就明白心口痛是因為你的離去,急急的趕回傢中,望著躺在大紅棺木中的你,慈祥、安寧,就像剛剛睡著,讓人不忍打擾,隻是你再也不能起來叫著我的乳名,再也不會給我做我喜歡的臘肉燉粉條,再也不會在夕陽的餘輝中等著我的歸去,再也不會為我的愛女烘幹打濕的衣褲…輕撫著你冰冷的面頰,為你整理好凌亂的白發,一如每次回傢我都會給你做的常規課,仿佛你不曾離去。

之後是悲傷,守靈,是追悼,是送葬,你的葬禮龐大而又氣派,在方圓十裡首屈一指,隻是你靜靜的躺在棺木中,默默接受者每個前來吊唁的人的膜拜,再也感受不到那份熱烈與尊重,再也不會和我們親卻的打招呼,再也不會為兒孫們的相聚忙前忙後,當你的棺木重重合上,由專業的人閉棺,然後由八大金剛抬到事先選好的墓地,當你大紅的棺木緩緩落入大地,當你的棺木被厚厚的塵土覆蓋的哪一剎那,我才明白你是真的離我而去瞭,一去不回,背後再也沒有瞭你殷殷的目光,再也沒有瞭那個被我叫著奶奶的人。於是我遠離瞭熱鬧的送葬的隊伍,任憑淚水奪眶而出。

參加完你的葬禮回到宜昌,獨自坐在電腦前,很想為你寫點什麼,隻是手指在鍵盤上起起落落,心中卻被淚水淹沒,寫不出半個文字,聽著一曲《離別》,歌曲如排山倒海將我掩埋,在隨後的無聲的夜裡,我淚流滿面,回想起自己的童年,回想起和你相處的點點滴滴,回想起夏夜的星空下你的蒲扇為我送涼驅蚊,回想起你85歲到宜昌一口氣爬上8樓沒有絲毫的喘息,回想起你這一生,回想起自己一直為瞭所謂的理想泊在他鄉,為瞭所謂名利掙紮生存,卻不曾想過多在你健在時抽空回去多陪陪你。黑暗中我任憑淚水縱橫,卻不曾抬手一擷。

因瞭曾祖父的開明,加之傢道殷實,你有過一段頗為快樂的童年時光,你7歲被送去讀私塾,學堂裡就你們姐妹三是女孩子,兒時在夏夜的星空下,你時常給我講述那段光輝歲月,你一襲旗袍,一匹白馬闖學堂,令很多紈絝子弟都刮目相看,曾祖父特別反對女孩裹腳,所以隻要曾祖父一到傢,就幫你把腳上纏著的裡三層外三層的白佈給謝瞭,當然背後傳來的是曾祖母的一片責罵聲,所以你雖是舊時女子,但有一雙不大不小的腳,就是這雙不大不小的腳領著一群孩子,在那個兵慌馬亂的年代東躲西藏,躲瞭日本鬼子又躲國民軍,就是這雙不大不小的腳忙瞭田間地頭又忙鍋碗瓢盆,硬是把一傢老小的生活打理得豐衣足食,就是這雙不大不小的腳讓你邁過舊社會步入新社會。享受你們那代人不曾享受過的幸福時光。你像一個小女人一樣洗衣做飯、喂豬把狗,轉頭又像一個莊稼漢一樣插秧割谷、耕田犁地,你永不停歇,你永不疲倦,仿佛永遠有用不完的力,使不完的勁。

16歲的你已經出落得娉娉婷婷,高挑的個子,白皙的皮膚,江南女子的典雅俊美在你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奉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招瞭做裁縫的爺爺為上門女婿,爺爺個子矮小,傢中兄弟眾多,但有著極好的心腸和一身好手藝,在那個動蕩的年代,爺爺用一雙巧手給東傢縫給西傢補,養活瞭7個兒女,沒讓你受一點委屈,如果單純從身高的角度你們是極不般配的一對,女人高大男人矮小,上大學時讀到一篇文章叫《高個子女人和她的矮個子丈夫》,我仿佛覺得那就是專門寫給你看的,我拿回傢去給你看,那時爺爺已經離世多年瞭,你拿瞭老花鏡一字一句的讀著,讀後是長久的沉默,仿佛又回到瞭你和爺爺相濡以沫的那些年輕的歲月。

你一生共生育瞭12個兒女,由於疾病和戰亂的原因,最後隻有兩男5女養大成人,其他5個大多長到2、3歲便夭折瞭,很多次你獨自掩埋瞭兒女的屍骨,等著在外做工的爺爺回傢告訴他孩子沒瞭,那份淒涼與無奈是生長在新時代的我們無法讀懂的,很多次傢中添人進口,你都是自己燒好開水,自己生完孩子、自己為孩子剪斷臍帶,自己打幾個雞蛋吃下,等著爺爺晚上回傢你已經可以下地幹活瞭,在那個沒有節育措施的年代,你就像一架生育的機器,孩子不停的生又不停的死,很多時候,你是剛剛體會完生的喜悅馬上又體會逝的慘痛,直到46歲你最後生下瞭我的小姨,才為你這輩子的生育畫上瞭圓滿的句號。

童年時代的我是一個內心極其敏感的孩子,憑空比童年的女孩子生出許多細密的心思,在學校的日子我活的並不快樂,雖然成績優秀,但卻不討老師喜歡,受同學排擠,回到傢中你對我所受的委屈決口不問,你總目光灼灼的看著我,默默為我做好可口的飯菜,默默為我漿洗衣物,青蔥歲月裡,最好的贊揚來自你的口,最大的溫暖來自你的手,你的鼓勵使我不敢有絲毫的懈怠,你的期盼使我不斷修正自己。由你我時常想到我們當下的教育,父母之於子女,是不是該少一些苛刻,多一些鼓勵,少一些虛榮,多一些實在,這樣使子女們在懵懂的年代就會少些許自卑與沉重,多添幾分自信與輕松,因為最好的教育來自親人的寬容,最大的動力來自親人毫無保留的信賴。

你的一生光明磊落,為人耿直善良,不說人是非,不戳人短處,與人為善,善待傢人更善待鄉親,鄰裡鄉親有瞭小口角大爭鬥,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找你評評理,在他們心中你就是一桿公平稱,一把度量尺,可以稱量出孰是孰非,你每次都站在極公正的立場,三言兩語,說得他們心悅誠服,化幹戈為玉璧,他們懷揣怨氣而來,滿帶微笑而歸。

你一生唯一的不幸是晚年兩個舅舅一個姨媽先你而去,每一次你都把自己收拾的幹幹凈凈,在兒女的靈柩前守上一夜,對一個80多歲高齡的老人來說,這一夜是生死送別,更是兒女情長,白發人送黑發人啊!又有誰知道這一夜你經歷瞭怎樣的肝腸寸斷、撕心裂肺呢?隻是你從不向我們提起,你是怕我們傷心、怕我們難過。終其一生你總為別人想得太多太多,為自己想的太少太少!

你一生子孫滿堂,離開的時候卻隻有母親和敏表弟守在你身旁,在你去世前最後清醒的時刻,你把生後的事情一一給我母親做瞭交代,走後誰為你洗澡、誰為你更衣,誰為你開追悼會,你把自己那些上好的衣物洗凈打包,叮囑母親在你走後送給村裡一個傢境貧寒的老婦,大哥在黃山給你買的龍頭拐杖送給你有眼疾的侄媳婦,交代完這些你說你累瞭想睡會兒,讓母親不要打擾你,然後就安祥的閉上瞭眼睛,等母親發現你的肌膚透明的如一張薄如蟬翼的白紙時,喚你,你已不能言語,隻有一顆豆大的淚珠奪眶而出,93歲高齡的你啊,還是放心不下你的兒女們,你一步三回頭的走在陰間小道上,心中縱然有萬般的不舍,千般的無奈,但你還是割舍下兒女們默默的走瞭,走的幹幹凈凈,靜默無聲,猶如你清淡如菊的一生,就連彌留之際都不曾給兒女們增添哪怕是一點點的負擔,就連送你最後一程的事情也不讓別人為你操心,你是怕麻煩你的子孫們啊,你心中隻有他人,卻唯獨沒有你自己,你讓我們做兒孫的慚愧的無地自容啊!

去年春節回去掃墓,你的墓頭已經雜草叢生,頗為淒涼,小弟為你除去墳頭的雜草,大哥為你點亮香燭,當燦爛的煙花在你的墳頭肆意的綻放的時候,香煙裊裊中我仿佛看見你向我們走來,還是那樣的親切,那樣的和藹,你的那些至理名言依稀還在耳旁回響“沒有一世的仇人,隻有一生的恩人”“沒有趟不過的河,也沒有走不通的路”“人生就像啃甘蔗,總有一節是甜的”我知道你一生愛熱鬧怕冷清,不知道這些喧鬧的煙花能不能給你帶去些許的快樂,驅走少許的寂寞。

你就是我至親至愛的奶奶,你的名字叫魏興元,你的名字很少有人知曉,年幼的時候別人叫你魏傢姑,年輕的時候別人叫你魏傢嬸,年老的時候別人叫你魏傢婆,為傢人你一生辛勞,你76歲還在老傢獨自種地養豬,不是兒女們條件不好,也不是兒女們不夠孝順,而是你說你過不慣城裡的生活,你習慣瞭一輩子勞作,你默默奉獻自己直到生命的盡頭,從不希翼回報。

我可親可敬的奶奶啊,如果有來生我還願做你的孫女,纏繞在你膝下,尊聽你的教誨,與你共享天倫之樂。




TAG: 父母 不生 小道 日本鬼子 屈一指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