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自豪還是悲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2-29 23:21:23 / 心情: 平靜 / 精華(3) / 置頂(3)

當他撲向我的時候,我們本是互相坐在床邊上的,我沒防備,就這樣他的身體,壓在我的身體上。我是喜歡的,追了兩年的成果,就在一瞬間有了結果,還是畢業幾個月後的一個夜晚,在一個賓館裡,我就這樣等待著激情爆發,呻吟著想要的片刻,突然敲門聲響了,邊敲邊咋胡:「小楊,你對像來了,就在門口。」

慌亂中,我沒了知覺,他倒是鎮定,起來,先捋了捋自己的頭髮,然後,我蓬亂的髮髻,他用五個手指頭,也捋順溜起來,直接喚醒我的意識:「快,你趕緊走吧!他來了。」

當然,他知道他是誰,我也知道,我們都是同班同學。

看到我的未婚夫,我沒有驚喜,大腦還在琢磨不透的夢中夢遊著,難道他就知道有這樣的事發生?所以千里迢迢就命中注定,來破壞我們的好事?還是來解救一個純真少女不給有的悲哀?

「你為啥來?」我是見面就問:「你不是說你不來嗎?」他結結巴巴的說:「我單位不允許我來聽課,我是下午下班後,坐火車來的,太晚了,火車站沒車了,我是跑著從火車站來到這裡的旅館的,你給我信中提到過的這個地方,我就直接來了。」

再後來的學習七天,也就是我這了現在的老公,時刻黏糊在我身邊,就像跟屁蟲,一VEDA SALON 黑店步也不離開,以至於,我所有的來聽課的同學,我都沒送,那個福建的我喜歡的帥氣的美男子,就這樣消失了。三十年過去了,一直沒有音信,我想老死不相往來的詞彙,用在這裡,也算是恰如其分的。

那是在濟南上班時,為單位舉辦學習班的事,請丹麥專家來講學時候,發生的。

再後來,調動了無數個單位,遇到了無數個喜歡的人,多數都是單相思,也都是想想而已,只是在夢幻中,偶爾呻吟一次,真實裡,身體永遠只屬於一個人,那就是我的老公。

我現在也算是老了,我的身體,對老公來說,是乾淨的,只有這一個男人碰撞著,從沒與其他人有過親密的接觸,當然了,大腦的出軌,是經常地游離著,不一定什麼時候,見到什麼人,或許在電視裡,或許在大街上,想入非非的勾當就開始演繹著,不知道誰說的,精神的出軌大於身體的出軌,可是我精神是經常出軌的啊!即使在大街上,無論是帥氣的小伙子,還是漂亮的女人,我都喜歡緊盯著不放,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吧!

我想說的是:每對夫妻,幾十年,和一個人玩一種遊戲,沒有比較,不知道大小和尺寸,是應該自豪還是悲哀?

對於一個人來說,一輩子沒玩過那種遊戲,是一種自豪還是悲哀?一個人,和多個人,玩過那種遊戲,是自豪還是悲哀?

人生,什麼樣的遊戲規則,才算是高尚的純潔的?只談戀愛,不辦那事,不結婚,算是純潔可愛的嗎?

色,每個人是喜歡的,談虎色變,談性色淫,能做不能談,能交往不能碰撞,男女之間,哪種距離,才會做到恰如其分?

我是一生在壓抑自己情感,身體包裹著鋼化玻璃,半透明狀,還是上了鎖的,鎖住了自己心,除了自己的男人,誰也無法接近,為自己只有一個男人感到自豪還是悲哀?

老了,漸漸地開花了,不是身體,而是精神,懂得了身體的糟糠已經不可救藥了,所以就放開心懷,隨意的浮想聯翩吧!也只有這種勾當了。

美,這個詞彙,只適合青春期的女孩子,老女人對於美這個詞彙,已經沒有粘連了,枯萎的心,糾結的情懷,夢幻般的追隨,浮想聯翩的幻覺,每道防線都破損了,沒了那種夢中的呼喚,剩下的只有一句吶喊,我的青春還能歸還給我嗎?激情還能重新演繹嗎?自豪悲哀如何來界定的?誰來演判?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