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少女天亮瞭,舞不盡悲愴感恩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9-02 21:06:16 / 天氣: 陰雨 / 心情: 高興 / 精華(1) / 置頂(3) / 個人分類:addoption

[cecile] 橫濱領襯衫 (短袖)- 2016年夏季新商品 - 非買不可BD50 正版藍光電影 《牛仔褲的夏天2-牛仔褲的姐妹情誼2》愛情文藝 1080P 全區_2D_BD藍光電影 - CP值爆錶強檔限時 - 迷你花瓶 圓PK
『摩達客』美國進口【The Mountain】自然純棉系列 嘯月之狼 設計T恤 (預購) - 超值獨家Eco Chic Body Care 有機香氛保濕沐浴露 - 年中慶Timetreasure 珍雪活顏活膚水 - 高CP值

學校在成立5周年的日子,舉辦瞭一場主題文藝演出。隨著音樂聲起,大幕拉開,兩位同學的大幅合影照片出現在舞臺背景上,一個淒美的故事回放開來……

少女的鉆心之痛:妹妹的世界“黑”瞭

13歲女孩陳菲菲,去廣東舞蹈學校東莞訓練基地學舞蹈。

陳菲菲是一棵學舞的好苗子。此前,作為安徽老鄉,舞蹈學校的校長陳軍回安徽招生。在面試中,陳菲菲跳瞭一段電視中學來的楊麗萍的“雀之靈”。她罕見的舞蹈天賦讓陳軍大吃一驚,於是,他將她帶來瞭東莞。

從安徽鄉下來到東莞,陳菲菲每天都處在興奮之中。陳菲菲知道自己沒有別的同學的舞蹈基本功好,在文化課學習之外,她把所有的時間都放在瞭舞蹈練功房,一遍遍地練習。那些單調的、枯燥的基本動作常常練得菲菲汗流浹背。但想到鄉下的爸爸媽媽是咬著牙送自己來學舞的,她便堅持下來瞭。

陳菲菲的表現漸漸引起瞭同學蕭曉的註意。

蕭曉比陳菲菲稍微大一點,是東莞本地人,她的父親是一傢電子廠的資產過千萬的股東之一,***媽曾是石揭小學的音樂教師。蕭曉學舞,寄托著***媽的心願。

不久,蕭曉、菲菲成瞭好朋友。

後來,蕭曉知道瞭陳菲菲是農村長大的孩子,從小隻是憑自己的感覺在學跳舞,沒有專業的老師,更沒有練功房,完全憑著對音樂的感知,居然考瞭進來,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蕭曉周末回到傢,關於陳菲菲的點點滴滴是她對媽媽必說的話題。媽媽蕭藝嵐覺得十分吃驚和好奇,她想見一見這個鄉下小姑娘。

一見面,蕭藝嵐就喜歡上瞭陳菲菲,要認她為幹女兒。她一眼就看出陳菲菲天生是練舞的坯子,出於喜愛,她不由自主當起瞭陳菲菲的業餘舞蹈老師。在以後的許多場合,蕭藝嵐不止一次地對別人說,她可能隻能把蕭曉培養成和她一樣的舞蹈老師,但她絕對可以讓陳菲菲成為一顆耀眼的舞蹈新星。

有瞭專業環境,還有瞭一位城裡“媽媽”,幸運之神一夜之間光臨瞭小小的陳菲菲。然而,誰也未能想到,就在她前途一片光明時,無邊的黑暗卻悄然抵達她如花的世界。

2004年6月初,陳菲菲患瞭一場嚴重的感冒。以後,她的眼睛開始不停流淚且左眼出現紅腫癥狀。她沒在意,為省錢,隻是點點眼藥水應付。可是,這學期考完試後,她的眼睛不但未見好轉,反而從單眼發展到雙眼,最後連視力也模糊不清瞭。

陳菲菲的病情引起瞭陳軍校長的重視,他一方面安排人把菲菲送到東莞人民醫院,一方面準備打電話給菲菲的父母。一聽說校長要打電話回傢,菲菲哭著說:“求求您瞭,陳校長,我沒事的,您不要打電話去我傢,我爸媽知道瞭會受不瞭的。再說,我們傢裡已經在搶割早稻、搶種二季稻瞭,爸媽沒空也沒錢來呀……”陳軍聽瞭,眼有點濕,點瞭下頭。

菲菲去醫院時,蕭曉也陪她去瞭。路上,這個也隻有14歲的孩子把小她兩個多月的菲菲抱在懷裡,她捧著菲菲的臉蛋說:“菲菲,你不是說過,你患的是紅眼病嗎?就是這樣的,你一定會沒有事的,到醫院打幾針很快就會好的。暑假你就留在我傢,我媽媽還要給你‘開小灶’呢。”“曉姐,我這次的眼痛好像和以往的不大一樣,以往幾天就好瞭,並且沒有這麼厲害。曉姐,你說,我會不會失明啊?”在場的老師都流下瞭眼淚。

2004年6月27日,在東莞人民醫院,陳菲菲的檢查結果很快出來瞭:嚴重的角膜壞死。主治醫生何小傑神情凝重地告訴大傢:由於陳菲菲延誤瞭治療的最佳時間,雙目失明已經不可避免。

無情的結論讓蕭曉大吃一驚,一種鉆心的疼痛透入骨髓,她小小的年紀根本無法理解:怎麼,我的好妹妹就這樣什麼也看不見瞭?永遠生活在黑暗之中怎麼能再跳舞呢?

“阿依達的故事”在繼續,“姐姐”卻車禍臨身

失明無疑將使陳菲菲失去心愛的舞蹈,14歲的她無法承受。她絕望地想到瞭死,她開始絕食,甚至割腕。蕭曉見後,害怕極瞭,更不敢離開“妹妹”半步。

幾天之後,在蕭曉的陪護下,陳菲菲情緒穩定瞭。她向學校提出請求:“陳校長,我希望學校不要叫我退學,我還可以聽到,我還可以跳舞的。”為瞭能讓陳菲菲堅強地活下去,學校與陳菲菲父母商議後,決定讓菲菲繼續留在學校。

之後,學校和醫院就她的病情做瞭全面的溝通,瞭解到陳菲菲復明並不是沒有希望,隻要等到合適的角膜捐贈者,菲菲就有希望復明瞭。

陳菲菲回到學校後,廣東舞蹈學校東莞訓練基地發起瞭一場捐贈活動,在短短的一個星期內,收到愛心捐款12萬多元,加上學校內部學生捐助的3萬元,一共15萬多元。這些錢,將保證菲菲在得到角膜捐贈時所要支付的手術費用以及其它費用。

盡管蕭曉和同學們擔當瞭菲菲的眼睛,可是失去視力的陳菲菲隻能遠遠地坐在角落聽老師帶同學們練功,這對陳菲菲而言,無疑是極其痛苦的事情。她一次又一次試圖睜大眼睛,可是眼前是永遠也抹不去的黑暗。盡管如此,菲菲開始嘗試著在黑暗裡舞動身體。

見“妹妹”如此,蕭曉又心酸又感動。每當“妹妹”起舞時,她就在一邊保護她。有一天,她將陳菲菲帶回傢裡。聊瞭一會,兩人就開始跳舞。邊跳,蕭曉邊流淚對她說:“菲菲,如果可以,我真想分一個角膜給你,我想隻要一隻眼睛,就能在舞臺上旋轉瞭……就讓我們兩人用一雙眼睛跳舞吧。”說著說著,一對“小天鵝”盡情旋轉起來,久違的歡聲笑語又回蕩在這一對好朋友身邊……

這感人的一幕,蕭曉的母親蕭藝嵐恰好看見瞭。她突然想:女兒和陳菲菲已經成為瞭不可分開的好朋友,特別是陳菲菲在失明以後對蕭曉有瞭更強的依賴,我何不要女兒走讀,把菲菲也接來傢中住?這樣,一則菲菲無論何時都有好夥伴照料瞭,二則給她單獨輔導,不誤瞭她的舞蹈生命。幾天後,在和菲菲的父母溝通後,蕭藝嵐把陳菲菲接到自己傢裡。

從此,蕭傢多瞭個女兒,菲菲多瞭一份安全。

陳菲菲來到傢裡之後,蕭藝嵐覺得最要緊的就是讓陳菲菲先適應黑暗的生活環境。

蕭藝嵐夫婦都要上班,蕭曉晚上才回傢,為瞭不讓菲菲寂寞,蕭藝嵐特地請瞭一個阿姨,蕭曉也把自己的隨身聽送給瞭菲菲。有瞭阿姨的照顧、講故事,有瞭隨身聽,陳菲菲不再覺得時光的停滯與沒有安全感瞭。可是,有一天,音樂聲中,情不自禁的陳菲菲又一次忘乎所以地舞蹈起來時,結果將臺子上的熱水瓶打落到地上,她的雙腿被燙傷瞭。之後,蕭曉從學校趕回,並送她去醫院治療。一個多月後,菲菲的燙傷好瞭,但右腿卻留下瞭褐色的瘢痕。

這以後,乖巧的陳菲菲話就少瞭,她不再提學舞蹈的事,也更不敢像從前那樣嘗試著隨意活動。她被黑暗完全地禁錮瞭。

看到鬱鬱寡歡的陳菲菲,一個周末,蕭曉特地找出瞭西班牙舞蹈傢阿依達·戈麥斯——這個從小患有嚴重的“脊柱側彎癥”被人們譽為在刀尖上跳舞的舞蹈皇後的事跡讀給陳菲菲聽。她告訴“妹妹”:當年,所有的醫生都無一例外地告訴阿依達必須徹底離開舞臺,並告誡她如果執意繼續跳舞,她的脊柱側彎將會加劇,甚至殃及生命;在這種情況下,阿依達硬是接受瞭命運的挑戰,從此她就戴著沉重的金屬矯正器一路跳瞭過來,終於成功地攀上瞭舞蹈藝術的高峰,成為西班牙弗拉門戈舞的“靈魂舞者”。“‘心中有舞蹈的魂魄,身體就應該能夠舞姿翩翩’,阿依達是這樣說的。而你,菲菲,你也能夠這樣的。”蕭曉肯定地說。

阿依達的事跡解開瞭陳菲菲心上的結:一個脊柱嚴重變形,身體自脖子到胯骨必須整日戴著矯形金屬支架的人都可以像蝴蝶一樣飛舞,自己為什麼要放棄?相對阿依達,失明實在是算不瞭什麼,“心中有舞蹈的魂魄,身體就應該能夠舞姿翩翩”,阿依達的這句話,深深烙在瞭菲菲的心裡。

我想跳舞!我要跳舞!我一定能夠跳舞!

重新找到生命支點的陳菲菲,再次點燃瞭舞蹈的欲望,她覺得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有火苗燃燒,她必須隨著那火苗舞動起來。

畢竟,陳菲菲的眼前是黑暗的世界,她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無法從正常的語言表達中找到舞蹈動作的要領。為瞭能盡快適應黑暗,蕭曉和母親利用和陳菲菲散步的時間,試著和她分開,然後讓菲菲聽著話音用腳步感受它們的距離。開始,別說距離,就是方向也常常是陰差陽錯。可是,她們並不泄氣,漸漸地,方向對瞭,之後,陳菲菲通過聲音有瞭方位感。

一段時間的“相濡以沫”之後,陳菲菲又成瞭一個舞蹈精靈——黑暗世界中的舞蹈精靈。

命運的殘酷在於,就在蕭曉幫助菲菲重新起舞之時,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卻降臨在瞭蕭曉的身上。

2005年3月24日下午,蕭曉放學後,從學校騎電動自行車回傢。當車行至她傢門口的一交叉路口時,突然,一輛小轎車從左邊疾駛而來,她躲閃不及,被撞倒瞭!立即,東莞交警三大隊的同志趕到現場,認定車禍因該車司機高速彎道超車所致,並將蕭曉送往附近醫院。

在東莞市人民醫院,蕭曉的傷勢診斷為:右顳骨骨折,腦挫裂傷。

這一天,蕭藝嵐剛從學校回來就接到瞭女兒出車禍的電話,她當場大哭起來。而在傢的菲菲則從蕭媽媽接電話的哭聲中知道瞭蕭曉傷情很嚴重,她的心一下懸瞭起來。

隨後,陳菲菲同蕭曉的父母來到瞭東莞市人民醫院。此時手術後的蕭曉還躺在重癥監護室裡。菲菲看不到蕭曉陽光的臉,也聽不到蕭曉明媚的笑聲,隻聽到有各種儀器的聲音,還有蕭曉母親的啜泣……在外間病房裡,她俯下身子像以前一樣順著床沿觸摸蕭曉,她想實實在在知道蕭曉就躺在床上,她隻是在學校跳舞累瞭,隻是睡著瞭,可是,當她俯下身子的時候,她卻怎麼也摸不到。“蕭阿姨,曉姐呢,我們怎麼把蕭曉弄丟瞭……”巨大的恐懼感湧來,陳菲菲喊叫著,全身顫抖起來。

當天晚上,蕭曉父母簽字之後,蕭曉進行顱內清淤修補術。蕭曉手術後,一直沒有醒過來。

到瞭第二天午夜,也許是聽到瞭父母和菲菲的呼喚,蕭曉的生命體征有些許好轉,並且睜開瞭眼睛。望著眼淚和微笑一起湧動的父母,她用微弱的聲音喊道:“媽媽,爸爸,菲菲……”

蕭曉醒瞭!天!三人一起站起身來,靠近她身邊。蕭曉淺淺地微笑瞭一下,又閉上瞭眼睛。

約三個小時後,她又睜開瞭眼,並低聲說:“媽媽,我可能……不行瞭……如果可以,把我的眼角膜給菲菲……媽媽喜歡看我跳舞,讓菲菲代我去跳……”女兒怎麼說起瞭這樣的話?三人正不解時,蕭曉的聲音卻越來越微弱。三個人剛剛欣喜一點的心又懸瞭起來。蕭曉的母親急促地喊起來:“醫生,醫生,快來救救我的女兒!”可是,當醫生跑來後,蕭曉又深度昏迷瞭過去……

打開“我”的眼睛:讓愛和你一起舞

這是生命的回光返照。此後,一天,兩天,三天過去瞭,蕭曉再沒有醒過來。

2005年4月5日,也就是蕭曉車禍的第12天,在東莞人民醫院邀請下,廣東中山醫院的專傢來到東莞,對蕭曉進行會診。專傢們在經過嚴格的檢查之後認為:蕭曉開顱術後腦部再度出現大出血,造成瞭腦死亡,現依靠呼吸機可維持一段時間的呼吸,但一去掉呼吸機,就會在很短的時間內離世。

結論是無情的,也無法改變。蕭曉夫婦一時陷入痛苦的深淵中。

活生生的女兒難道真就這樣走瞭?能讓她就這樣走瞭嗎?能不能讓她的生命以另一種方式延續呢?面對無法改變的事實,蕭藝嵐想起瞭女兒的留言,腦子裡閃出一個大義的想法:將女兒的眼角膜捐給菲菲,讓她與菲菲合二為一活在這個世界上!

她的想法得到瞭丈夫的支持。

於是,蕭藝嵐把自己的意圖告訴瞭醫院方及學校。

在移植角膜之前,為瞭不影響陳菲菲的情緒,蕭藝嵐還忍著巨大的悲痛告訴她:“菲菲,我的好女兒,蕭曉情況好轉瞭。”同時,蕭藝嵐和丈夫讓舞蹈學校領導出面,告訴菲菲,就說學校幫助陳菲菲找到瞭適合的眼角膜,需要她馬上住院,隨時接受手術。

想到要恢復光明,又可以和蕭曉一起跳舞,陳菲菲顯得異常興奮,她一次又一次問進出的護士醫生:“蕭曉知道我就要重見光明瞭嗎?曉姐會和我一起出院嗎?”

陳菲菲入院之後,做瞭相關檢查。同時,移植專傢再為蕭曉做嚴格科學的測量,確定蕭曉確實已經達到瞭“腦死亡”的標準,也完全符合眼角膜捐獻的必要條件。而陳菲菲也完全可以接受蕭曉的眼角膜。

4月6日上午8點30分,蕭藝嵐灑淚為女兒做最後一次的梳妝打扮。在她最後一次親吻女兒以後,醫生拔去瞭蕭曉的呼吸機管,蕭曉的呼吸漸漸停止。然後,蕭藝嵐和丈夫貼著女兒的臉,每人握著女兒的一隻手,靜靜地目送女兒遠去……

就在這過程中,陳菲菲已躺在手術室裡,等待著角膜的到來。

9時整,東莞市人民醫院眼科兩間相通的手術室裡,在東莞人民醫院副主任醫生何小傑的組織下,兩名少女生命的對接正式開始。一邊,將蕭曉的眼角膜輕柔地摘下……約30分鐘後,眼角膜抵達另一個手術室,陳菲菲開始接受蕭曉的角膜……

兩個小時後,移植手術宣告成功。術後,為瞭不影響陳菲菲的眼睛完全恢復,蕭曉的父母一直瞞著她,說蕭曉轉到北京去治療瞭,康復階段要全面休息不能打擾。開始陳菲菲很相信,可是拆線以後,當她從老師、同學還有醫生護士的言辭中,她預感到蕭曉可能不在人世瞭,她的心中陡然湧起一陣又一陣疼痛的感覺……

4月12日,陳菲菲出院。回到蕭傢,菲菲一眼看到那張蕭曉照片上嵌著一朵雪白的花!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望著蕭曉的照片,菲菲終於明白瞭正是蕭曉讓她重見瞭光明,她再也忍不住撲到蕭藝嵐的懷裡:“媽媽!從此以後菲菲就是你的女兒!”菲菲激動的哭喊使在場的人無不為之動容,蕭藝嵐摟著菲菲,就像摟著蕭曉一樣:“菲菲,我的女兒,媽媽一定要讓你站在舞臺上,像我當年對蕭曉的希望一樣……”

發生在東莞的事,遠在安徽農村的陳菲菲父母一點也不知道。這對忠厚勤勞的夫妻隻知道蕭藝嵐夫婦是他們的恩人,隻知道那個比菲菲隻大兩個多月的可愛的蕭曉與菲菲情同手足。當3月底的一天,菲菲的母親把電話打到蕭曉傢,沒有人接電話時,她才覺得有點不對勁。後來,她又連續打瞭多次,蕭曉傢裡的電話均沒有人接。丈夫說:“菲菲可能和蕭曉到學校玩去瞭,蕭曉父母有可能出去旅遊瞭,你不用擔心,菲菲在蕭曉傢算是天堂瞭。”“是啊,我是多心瞭,菲菲爸,我想等農活忙得差不多瞭去東莞一趟看看菲菲,帶點我們傢鄉的土特產給藝嵐大姐。”

安徽的夫妻倆在想念女兒,在感恩蕭傢。他們哪裡知道,此時在東莞,蕭曉父母正在經歷著這樣一場前所未有的靈肉之痛。不久,菲菲的父母終於得知瞭這一消息,他們從安徽老傢來到瞭東莞。他們在蕭曉的遺像前痛喊蕭曉的名字,他們以安徽農村那種特有的方式給這位女兒作瞭祭奠。

2005年9月8日,陳菲菲父母再次來到東莞,同蕭藝嵐夫婦一道,把陳菲菲送回廣東舞蹈學校東莞訓練基地。臨別之時,菲菲父母拉住女兒的手,告訴女兒:“從此,你是我們的女兒,更是蕭媽媽的女兒,在她傢,你一定要聽話……”蕭藝嵐聽後,接著說:“是啊,菲菲就是我的女兒,我寄托在蕭曉身上的舞蹈夢想,就隻能靠菲菲實現瞭!我也相信,菲菲會不負我的期望……”

“是的,我一定會跳得更好!”站在兩位母親中間,陳菲菲抬起頭,堅定地回答說。

兩個小姑娘動人的故事傳開,東莞人感動瞭。不少人要來蕭藝嵐傢看望這位英雄的母親。廣東省文藝傢協會會員、現工作於東莞訓練基地的丁寶來教授,在校長陳軍建議下,還把蕭曉與陳菲菲的故事編成瞭一個大型舞劇——《讓愛走得更遠》,再現瞭她們動人的故事……

節目進行中,在“世界充滿愛”的音樂聲中,陳菲菲獨自走上舞臺,她深情地說:“我想再為大傢跳一支舞,這支舞蹈是我自己編舞的,我想把它獻給我的姐姐——蕭曉。這段舞蹈的名字就叫:《讓我和你一起舞》。

菲菲舞起來瞭。天堂裡蕭曉仿佛正“看”到,菲菲像一隻美麗的精靈正代替她在翩翩起舞……




TAG: 名字 蝴蝶 成長我 副主任 相信自己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