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香不是罪,錯在不設防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6-24 12:43:41 / 心情: addoption / 精華(3) / 置頂(1) / 個人分類:未分

秋涼吹落鴛鴦錦,尺素怎托情萬分!誰借西風拈花指,掐短歲月不饒人。

-------------題記

淡墨玉生煙,嗚咽空管弦。浮生多少事,輾轉迷離間。誰人憑欄眺,宿醉為紅顏。天上人間,賭一場虛無的畫面。若一眼萬年,誰在雲水之巔攜一襲溫婉,演繹地老天荒?你說的地久天長,隻是酒醉微醺一刻的過場。嘆斜陽,最後一抹韻涼,散落肩頭發上,卻是寂寞與天齊,最後的一絲彷徨。

八月,不寫詩,就讓秋最後一縷潮在墨裡輕輕作別。或許光陰的背後藏著溫婉,用醉人的一抹香簽名:你在與不在,我都在,你來與不來,我都在轉身之後空白。不期待不會失望,不愛瞭,就把手放開。當孤獨仰望星空的一瞬,似乎可以跨越前世今生,心從滾燙到繭封,蝴蝶決定放棄滄海,因為彼岸沒瞭等待。蒼老隻須一瞬,歲月已經攤牌……

我想,我已經是風中的影子,不敢表達、甚至不再落筆相思。隻在夢裡與寂寞廝守,怕會吵醒欲望的萌芽。紅塵中,你有你的春風渡口,我有我的夜雨蘭舟。彼此無法祈及,縱、有諾一世無悔,終難伴彼此終老。情傷己亦傷人,沒有金剛不壞之身,懼瞭那火熱的能量,最後還是會荼毒瞭僅有的一息尚存。山悠清水寂,莫道不消魂,隻因一往情深,輸到瞭風骨無存。許我退走季節的邊緣,不染半痕香,隻做一閑人。

或許,你我都是戲子,塗著濃墨重彩,舞動青衣水袖,咿咿呀呀的唱念做打,終歸是跑瞭塵世間一場龍套。清冷的笑瞭,笑得淚如雨下、笑到悲從中來、笑到最後,淚成瞭多餘的。割舍總帶著決絕,是溫柔揮瞭最殘忍的一刀,疤刺眼,疼、沒瞭知覺。

人啊,總是帶著面具的,冷艷高貴往往那人是悶騷的,萬種風情的女子心裡卻藏著寒絕於世的冰冷。因為隱匿太深,不被覺察,也有無人問津的悲憫!自問我是不敢把心交出來,任人愛撫或蹂躪,總之奮不顧身的年紀過瞭,安穩成瞭今後不二選擇。就讓歲月無傷,做戲中模樣,縱然淚如雨下,隻是戲裡一個情節,入骨三分,終會落幕成為局外之人。

腳步開始慢下來,思緒也變得靜止,這是一種空白。找不到填充空虛的的色彩,就讓星子飄落成海,呆呆的看著窗外,任黑暗做瞭鋪蓋。

熟絡的,漸遠的,不是我變瞭,隻是學會瞭視而不見。你無數次的敷衍,我就一次次退到瞭邊緣。你不惜,我便棄,人生路上幾知己,曾經有個你,曾經心沒有距離,可也懂得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人生本就如萍聚,沒有什麼可以永恒。濃烈的終究變淡,眼裡始終如一,允諾的會堅持到底。默守著一份孤寂,安於一隅。不挽留,不忘記,僅此而已。

心輕草亦香,疼、適合一個人扛,淚、隻能獨自淌。若風幹瞭回憶,日子就變得安詳,別說陪我地久天長,想想還有多少不能忘,多少不能放?不要拿你的孤獨給我蓋被,試圖用你的無助平添我的憂傷。別把他人當做創可貼、安眠藥,我沒義務用真心給你暖床,做替補的奶茶丁香!人走茶就涼,沒誰會留在原地不改變方向。

不求生命裡有多少精彩,隻願無憂、少一點傷。或許我會在渡口挑燈望,不是等某人,隻是專註地看那若隱若現的星芒墜海的模樣。一行淚慢慢淌,碎在心上,依舊滾燙。若有地老天荒,那要多少世的修行才會遇上?若要一世情長,是否要把一輩子的執念典當?若說這一生都在孤單的守望,那輪回要用什麼來補償?輸掉瞭今生,卻說隻是小事一樁,或許這是輕狂,卻有多少無奈深藏。你說對不起,我不想說:原諒!花香不是罪,錯在不設防……

文字:晴曦



唯你入心,暖瞭紅塵
簫笛如夢,露歌如剪
每一個黃昏,都有我愛你的影子


【優生】五點式汽車安全座椅 灰色初夏新品 日本森德西卡寶寶涼蓆床墊/涼爽單品/寶寶悶熱流汗神偷大劫案 The Thieves
欣康 Syncon 輕巧鋁管三輪車(桔)Tomatoma直立式撐傘握把(改良型)訂閱紙本《國家地理》雜誌1年12期+Android版1年12期

TAG: 方向 雜誌 安穩成 影子 有我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