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十年終是客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6-29 16:31:58 / 天氣: 晴朗 / 心情: 鬱悶 / 精華(3) / 個人分類:未分

【Flightline】VOLCANO/能量系/防水戶外/運動單肩胸包(靛藍)睫老闆 第二代雙面式隱形雙眼皮貼 (96回 M/90回 L)(附Y字棒)ETUDE HOUSE 面面俱到~鶴厲害修眉刀

“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燈風不過一休窗,奈何佳人變故人。或許來年花開,我還會記得你。隻是在雪花飄落的那一刻,我卻看不到花落時的美麗。這是你寫的一段話,讓我看著好生憐惜。

和你認識是在五年前的一個夜裡,你滿身的酒氣,醉的不成樣子。平日裡你總會路過我開的花店,一身白襯衣,西裝革履,一身文氣,像一個柔弱的書生。當然,我很喜歡你,可是那天我卻看到你這般模樣。

你在我花店門口吐瞭一地,若是旁人我會很嫌棄,可是我看到的卻是你,這讓我嚇瞭一跳。

你歪倒在那堵長滿青苔的墻壁上,眼睛裡透露著絕望和悲涼。我不忍心看著你這般模樣,我還是把你扶到瞭店裡,讓你在沙發上度過瞭一夜。

“茶落,你在哪裡。”你嘴裡喊著她的名字。我不知道那個叫做“茶落”的人是誰,但我知道,她對你一定很重要。

第二天早上醒來,你對我尷尬的笑瞭笑,和我說瞭“謝謝你”這幾個字。我也是笑瞭笑,給你準備瞭一盆熱水,你感激的不成樣子。

從那天起,我便認識瞭你——何林睿。每逢花店生意忙時,我總會讓你過來幫忙,你也很樂意幫助我,這讓我覺得你就是上天賜予我的一份禮物。隻是到最後,我不曾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你和我說瞭你和茶落的事情,你閑餘時間總是打聽她的下落,你給我看瞭她就給你的那封信,這讓我看著心生嫉妒,卻又心生憐惜。你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我很喜歡這樣的你。

“林睿,你不要來找我瞭。這個世界不是你想怎樣就能怎樣的,我們終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不會再聯系你,希望你好好的生活。”這是那篇信的最後一段。都說書信情薄,如此薄情寡義的人,你為何還對她這般執著。

你工作很努力,在短短的三年裡就有瞭一番成就,隻是你不曾發現,我對你的一番情意。你每天都撥打著同一個號碼,每天都會想著去找她,正是因為如此,你才出瞭那場車禍,這讓你和我從此打破瞭這種陌生的關系。

你的同事把你送進瞭醫院,卻撥打瞭我的號碼,我很詫異。到後來我才知道,這是你的意思。

我去醫院看你,你躺在病床上,眼睛卻看不見瞭。你經常熬夜,視力本來就很差,怎知這無情的車禍,讓你視覺神經出瞭問題。醫生說你半年之後才會康復,也可能會是更久。而在這段時間裡,是我一直在照顧你。

你在西安孤身一人,無依無靠,也隻有我可以真的幫助你。你拿瞭一筆賠償金寄居在我的店裡,你不願讓傢人知道你的悲劇,而我也不願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我還是接受你的請求,誰讓我喜歡你呢。

你被公司辭退瞭,從此沒有瞭生活來源,這讓你不得不賣瞭那套48.5平米的小房子。你不知道,其實你住在店裡的這段時間,我沒有動你給我的那些錢,而是把它存在瞭你的卡裡。

我的生活從此變得忙碌瞭許多,白天我打理自己的花店,你坐在一旁陪著我。雖然我要照顧你,可是我卻一點也不覺得累。從你的聲音裡,我能聽出你對我的感激。

你喜歡寫作,喜愛文學,每到晚上,你總會和我說一些美噠噠的文字,我便用筆把它寫瞭下來。從你的文字裡我可以看出,你始終忘不瞭那個叫做“茶落”的女孩。雖然我會很難受,可是我還是原諒瞭你。

我把你的文字投到瞭一些刊物上,很多人喜歡你的文字,這讓我很是欣慰。我總會對著你讀別人給你的評語,你也會嘴角上揚,這讓我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看著你開心,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那一次我出瞭門,晚上回來時卻發現你不在花店裡。我到處找你,在樓梯的走道口,我終於看到瞭你。你坐在那裡等我回來,這是我第一次被你感動的流淚。你眼睛蒙著紗佈,我好像看到你紗佈拆開的樣子。

半年過去瞭,醫生說你還需要兩個月的時間才能康復,那是我認識你的第三年,你27歲。你讓我扶著你去瞭一個特殊的地方,你在等一個人,你說這是你們的約定,你終究還是沒有等到她。

回到花店,你一直沉默不語,從你的臉上,我看到的凝重在寧靜中停滯瞭許久。

那是一個斜陽暈染窗臺的傍晚,我為你拆開瞭紗佈,在你看到光芒的一瞬間,我還是忍不住抱住瞭你。“林睿,我喜歡你。”或許隻有這時,你才會體會到我對你的這番情意。

半年的漆黑時光,讓你忍不伸出手遮住這微弱的光芒,不知過瞭多久,你最臉上露出瞭久違的笑容。

你沒有看身旁的一草一木,沒有看藍天白雲,你直直的看著我,讓我覺得快要窒息。“木子小姐,你願意嫁給我嗎!”讓我沒想到的是,你的第一句話會是向我求婚。

我感動的痛哭流涕,緊緊的抱著你的脖子。

“我願意。”我毫不猶豫的說出瞭這幾個字。

我們五年過去瞭,我們在西安買瞭一套大房子,你把你父母接瞭過來,我們生活在一起瞭。我沒有提及你失明的那段歲月,因為我覺得那段歲月你隻屬於我一個人。

在一個大雪紛飛的日子裡,我們結婚瞭。我穿著白色的婚紗向你走來,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她還是找到瞭你。

“林睿,你還好嗎?”她那麼漂亮,那麼溫柔,直直的看著你。

“我還好,你呢,王茶落。”當我聽到這三個字時,我吃知道,她就是林睿口中的那個女孩。

我走瞭過去緊緊的拉住瞭林睿的胳膊。

“她叫木子,是我的妻子。”林睿笑瞭笑道,那笑容裡淺帶著一絲悲涼。

我微笑的看著眼前的王茶落,沉重的說出瞭這幾個字:“謝謝你可以來參加我們的婚禮。”

你默不作聲,卻還是笑著迎合瞭我的話語。

“木子,我們走吧。”林睿緊緊的拉著我朝著禮堂走去。

“錯過的不再回來,回來的不再美好。我多想回到那年的那個午後,在寂靜的擦肩中不再相遇。”——何林睿

花曉諾QQ543679624
妙語手機
“冷處理”是一種智慧
面對缺陷,也許我們早該釋然

TAG: 地方 第一次 若是 光芒 王茶落

sasam的個人空間 引用 刪除 sasam   /   2016-08-18 16:21:18
你好辛苦,可是仍然是很幸运的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