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不愛的雲泥之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9-11 00:51:29 / 心情: addoption / 精華(2) / 置頂(1)

她,一個已婚的女人,過著朝九晚五的日子,生活裡除了單位,菜市場,便是家門口。假如把她放在任何一個陌生的路口,或許都有導致她迷路的危險。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女子,婚後十年,竟有一個男子對她說:「我愛上了你」。

他,一個已婚的男人,經常自圓自說有個賢惠的妻子,然而,轉頭卻對另一個已婚的女人說:「我愛上了你」。

女人最初結識男人的時候,只因工作。

那個時候的男人看上去清冷,穩重,寡言,是一個很容易被人遺忘的角色。那個時候的女人很少注意到他,在女人的生活裡,除了老公便是女兒,婚後的生活雖無波瀾壯闊,卻也風平浪靜,唯獨文字是女人生活裡不可替代的調味品。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男人和女人的話多了起來,聊天的內容也寬闊起來,說白了,其實都是女人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說個不停,而男人每次都是靜靜的聽著。其實,在男人和女人之間,女人一直是個傾訴者,而男人也心甘情願的充當著傾聽者。在男人面前,女人一直是活躍的,如同跳動著的分子,不停的做著沒有規則的熱運動。在女人面前男人一直是安靜的,如同女人閒暇時捧在手裡的書,厚重寧靜。

女人不知道,男人安靜的外表下包裹著一個波濤洶湧的心,女人無從察覺,也無心察覺,因為女人所有心思都在她訴說的言語裡。至於男人,或許是他安靜的外殼太過堅硬,以至於把他波濤洶湧的心事包裹的滴水不漏。女人從來沒有想過,為什麼男人會有足夠的耐心聽她無休無止的嘮叨?為什麼男人會為她蹩腳的小伎倆微微一笑?

一個人的時候,女人總是會想起一句話「女人和男人之間沒有純粹的友誼,只有愛與不愛」。每每想起,女人總是一笑了之,她和他之間的關係不就是純粹的友誼嗎?在男人的面前,女人覺得自己永遠是鮮活的,明朗的,坦誠的。她覺得男人就像自己的一個大哥,溫厚而寬容,即使偶爾撒過的小性子,他也會寬容的接納。

後來,女人的手機裡總是會收到男人發來的信息,由最初的模稜兩可到後來的直截了當,女人總是默默的笑男人的短信酸臭而混雜的土腥味,而後便不再理會,從不回復,她不想把原本乾淨的友誼被曖昧污染……這些似乎便是故事的開頭。

……

愛時,在男人的眼裡,女人是雲彩裡聖潔的天使,委婉,純美,一顰一笑都是那樣的令人憐愛。

那個時候,男人看女人的時候眼裡極盡柔情,滿滿的都是迷離,單單眼神便足可把女人融化。女人記得,那個冬天的夜總是很冷,男人經常穿過整個城市,等候在女人經過的十字路口,只為和她一起上班。女人多次阻止他這樣做,告訴他:「你已經不在年輕了,何苦玩少年人的遊戲呢?」男人依舊固執的等候在那個十字路口。男人總是會買女人喜歡吃的小食品,偷偷的塞給她,女人每次都無語的接過,心裡竟有一絲無奈的感覺,她實在不忍心太過直白的拒絕他。男人外出的時候總是會記得給女人帶點小禮物,想讓女人知道,他是多在乎她,可是他卻忽略了,他做的這些女人都不需要,卻又不忍心拒絕。男人總是想盡一切可想,用盡一切可用的機會和女人在一起。上班,下班的路上,單位裡,甚至休班的時候,男人都想把女人約出去,日復一日,女人在男人的執著下,心力憔悴,女人很想告訴男人:「別這樣,你做的這些我都不需要,那個安靜傾聽的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那個時候男人眼裡的女人,被愛情的光環包裹著,絢麗多彩,流光四溢,當他信心滿滿,以為觸手可得之時,殊不知,其實女人就是倒影在水中的月亮,一觸即碎。

當男人很直白的告訴女人愛上她的時候,女人是沉默的,冷淡的。女人越來越多的冷淡將昔日如焉的笑臉,慢慢冰封,而男人依舊不依不饒做著他以為女人喜歡的事情。

終有一天,女人忍無可忍,歇斯底里的對男人說:「請你離我遠點,你所做的一切我不接受!」

……

愛與不愛之間,像是攀巖中的人,當巖頂唾手可及之時卻被告知遊戲結束。

那段糾結的日子裡,男人用更深的沉默來面對女人,他們出現了從沒有過的冷場,誰都不理誰,誰也不看誰,彼此連一個側目吝嗇的都不給對方。女人想,給男人一個冰冷的面孔,澆滅他發昏的頭腦,讓他冷靜的想想。女人看著沉默中的男人,總是會想起男人說過的話:「我有一個賢惠的老婆……我從不缺女人……我不想對你有所隱瞞……」每每想起,女人的嘴角總是輕輕的上揚,掛滿不肖,這就是滿口說愛自己的男人。

……

不愛時,男人眼裡的女人就像斷翅的醜鳥,雲層上跌落。不,準確的說應該是雨後下水道裡泛出的污泥,髒膩的,帶著惡臭。不然為何,在女人拒絕男人之後,男人每每看見女人時,面部的表情都是厭煩的?

或許男人想明白了,不管他如何努力,女人都不會接受,也或許男人覺得在女人面前失了面子,令冷傲的他丟失了自尊。那以後,男人的眼睛再沒看過女人,即使相對而行,擦肩而過之時,男人的眼睛也是直視前方的。女人想,原來男人不愛時,自己竟比不過一個擦肩而過的路人,陌生的路人擦肩而過之時或許還能分享一下眼目裡的餘光。女人想,這樣最好,還彼此一個安靜,過的就讓它過去吧。

女人想的太過簡單,太過幼稚,接下來的日子裡,男人的所作所為令女人感覺喉嚨裡好似卡住一隻碩大的蒼蠅,吐不出,嚥不下,噁心至極。

每次女人和別人說笑時,男人總是會在女人的笑聲響起時,準確的把無關緊要的東西摔出很大的響聲,續後憤然離去,每次女人總是在無奈中懸入深深的沉默。女人想不明白,即使男人不愛了,也沒必要這樣對她吧?她除了拒絕過男人也並沒有傷害過他啊?他為何又這樣苦苦相逼呢?他還是女人以前認識的,那個溫厚安靜的男人嗎?

看著他與別的女人說笑時,溫厚甜美的樣子,女人心裡極度憤怒,不是因為女人吃醋,而是男人這樣極端的表現,讓女人大跌眼鏡,就因為女人拒絕,就因為他得不到,所以用這樣極端的方式報復著女人,竟然連女人的笑聲都容忍不了。只因一個拒絕,一個得不到,他變的如此猙獰可怕,想起來,女人都害怕。

女人想,愛與不愛有著很大的區別。愛在,女人是男人眼裡的最美麗的公主,是手掌裡的最珍愛的寶貝,是他一生一世都不忍離開的人。愛不在,女人的一言一行,一個笑聲對男人來說聽起來都是那樣的刺耳,那樣的不可容忍。愛不在,女人就她,一個已婚的女人,過著朝九晚五的日子,生活裡除了單位,菜市場,便是家門口。假如把她放在任何一個陌生的路口,或許都有導致她迷路的危險。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女子,婚後十年,竟有一個男子對她說:「我愛上了你」。

他,一個已婚的男人,經常自圓自說有個賢惠的妻子,然而,轉頭卻對另一個已婚的女人說:「我愛上了你」。

女人最初結識男人的時候,只因工作。

那個時候的男人看上去清冷,穩重,寡言,是一個很容易被人遺忘的角色。那個時候的女人很少注意到他,在女人的生活裡,除了老公便是女兒,婚後的生活雖無波瀾壯闊,卻也風平浪靜,唯獨文字是女人生活裡不可替代的調味品。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男人和女人的話多了起來,聊天的內容也寬闊起來,說白了,其實都是女人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說個不停,而男人每次都是靜靜的聽著。其實,在男人和女人之間,女人一直是個傾訴者,而男人也心甘情願的充當著傾聽者。在男人面前,女人一直是活躍的,如同跳動著的分子,不停的做著沒有規則的熱運動。在女人面前男人一直是安靜的,如同女人閒暇時捧在手裡的書,厚重寧靜。

女人不知道,男人安靜的外表下包裹著一個波濤洶湧的心,女人無從察覺,也無心察覺,因為女人所有心思都在她訴說的言語裡。至於男人,或許是他安靜的外殼太過堅硬,以至於把他波濤洶湧的心事包裹的滴水不漏。女人從來沒有想過,為什麼男人會有足夠的耐心聽她無休無止的嘮叨?為什麼男人會為她蹩腳的小伎倆微微一笑?

一個人的時候,女人總是會想起一句話「女人和男人之間沒有純粹的友誼,只有愛與不愛」。每每想起,女人總是一笑了之,她和他之間的關係不就是純粹的友誼嗎?在男人的面前,女人覺得自己永遠是鮮活的,明朗的,坦誠的。她覺得男人就像自己的一個大哥,溫厚而寬容,即使偶爾撒過的小性子,他也會寬容的接納。

後來,女人的手機裡總是會收到男人發來的信息,由最初的模稜兩可到後來的直截了當,女人總是默默的笑男人的短信酸臭而混雜的土腥味,而後便不再理會,從不回復,她不想把原本乾淨的友誼被曖昧污染……這些似乎便是故事的開頭。

……

愛時,在男人的眼裡,女人是雲彩裡聖潔的天使,委婉,純美,一顰一笑都是那樣的令人憐愛。

那個時候,男人看女人的時候眼裡極盡柔情,滿滿的都是迷離,單單眼神便足可把女人融化。女人記得,那個冬天的夜總是很冷,男人經常穿過整個城市,等候在女人經過的十字路口,只為和她一起上班。女人多次阻止他這樣做,告訴他:「你已經不在年輕了,何苦玩少年人的遊戲呢?」男人依舊固執的等候在那個十字路口。男人總是會買女人喜歡吃的小食品,偷偷的塞給她,女人每次都無語的接過,心裡竟有一絲無奈的感覺,她實在不忍心太過直白的拒絕他。男人外出的時候總是會記得給女人帶點小禮物,想讓女人知道,他是多在乎她,可是他卻忽略了,他做的這些女人都不需要,卻又不忍心拒絕。男人總是想盡一切可想,用盡一切可用的機會和女人在一起。上班,下班的路上,單位裡,甚至休班的時候,男人都想把女人約出去,日復一日,女人在男人的執著下,心力憔悴,女人很想告訴男人:「別這樣,你做的這些我都不需要,那個安靜傾聽的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那個時候男人眼裡的女人,被愛情的光環包裹著,絢麗多彩,流光四溢,當他信心滿滿,以為觸手可得之時,殊不知,其實女人就是倒影在水中的月亮,一觸即碎。

當男人很直白的告訴女人愛上她的時候,女人是沉默的,冷淡的。女人越來越多的冷淡將昔日如焉的笑臉,慢慢冰封,而男人依舊不依不饒做著他以為女人喜歡的事情。

終有一天,女人忍無可忍,歇斯底里的對男人說:「請你離我遠點,你所做的一切我不接受!」

……

愛與不愛之間,像是攀巖中的人,當巖頂唾手可及之時卻被告知遊戲結束。

那段糾結的日子裡,男人用更深的沉默來面對女人,他們出現了從沒有過的冷場,誰都不理誰,誰也不看誰,彼此連一個側目吝嗇的都不給對方。女人想,給男人一個冰冷的面孔,澆滅他發昏的頭腦,讓他冷靜的想想。女人看著沉默中的男人,總是會想起男人說過的話:「我有一個賢惠的老婆……我從不缺女人……我不想對你有所隱瞞……」每每想起,女人的嘴角總是輕輕的上揚,掛滿不肖,這就是滿口說愛自己的男人。

……

不愛時,男人眼裡的女人就像斷翅的醜鳥,雲層上跌落。不,準確的說應該是雨後下水道裡泛出的污泥,髒膩的,帶著惡臭。不然為何,在女人拒絕男人之後,男人每每看見女人時,面部的表情都是厭煩的?

或許男人想明白了,不管他如何努力,女人都不會接受,也或許男人覺得在女人面前失了面子,令冷傲的他丟失了自尊。那以後,男人的眼睛再沒看過女人,即使相對而行,擦肩而過之時,男人的眼睛也是直視前方的。女人想,原來男人不愛時,自己竟比不過一個擦肩而過的路人,陌生的路人擦肩而過之時或許還能分享一下眼目裡的餘光。女人想,這樣最好,還彼此一個安靜,過的就讓它過去吧。

女人想的太過簡單,太過幼稚,接下來的日子裡,男人的所作所為令女人感覺喉嚨裡好似卡住一隻碩大的蒼蠅,吐不出,嚥不下,噁心至極。

每次女人和別人說笑時,男人總是會在女人的笑聲響起時,準確的把無關緊要的東西摔出很大的響聲,續後憤然離去,每次女人總是在無奈中懸入深深的沉默。女人想不明白,即使男人不愛了,也沒必要這樣對她吧?她除了拒絕過男人也並沒有傷害過他啊?他為何又這樣苦苦相逼呢?他還是女人以前認識的,那個溫厚安靜的男人嗎?

看著他與別的女人說笑時,溫厚甜美的樣子,女人心裡極度憤怒,不是因為女人吃醋,而是男人這樣極端的表現,讓女人大跌眼鏡,就因為女人拒絕,就因為他得不到,所以用這樣極端的方式報復著女人,竟然連女人的笑聲都容忍不了。只因一個拒絕,一個得不到,他變的如此猙獰可怕,想起來,女人都害怕。

女人想,愛與不愛有著很大的區別。愛在,女人是男人眼裡的最美麗的公主,是手掌裡的最珍愛的寶貝,是他一生一世都不忍離開的人。愛不在,女人的一言一行,一個笑聲對男人來說聽起來都是那樣的刺耳,那樣的不可容忍。愛不在,女人就像粘在男人鞋面上的污泥,看起來是那樣的令人討厭。愛不在,女人和男人連陌路都不是!

番外話

每天,女人依舊要面對男人那張不想看見的面孔,女人真的很想逃,逃得遠遠的,逃到連記憶都沒有他的地方。可是,現實就是現實,她無法改變現有的工作狀況,即使再不情願,她也要面對他。其實女人心裡真的很委屈,除了拒絕男人,她什麼都沒有做過,女人想,從一開始就沒有答應過男人,又何來傷害?原本只是他喜歡她,可為什麼到了最後,彼此卻成了仇人,連陌路都做不了。

女人每每想起他,總是覺得那只蒼蠅卡在喉嚨裡,一直在一直在,這就是曾經說愛她的男人,這就是曾經說給她一切的男人,誰說眼淚是心裡的毒,流出來就好了,可面對著他時,女人連眼淚都枯竭了。

當女人把所有的委屈用文字來訴說時,「愛」用在他的身上竟有種被玷污的感覺,愛情原本是純淨的,美好的,即使得不到,也會彼此祝福的。而此時,當再次回首他曾經為女人所做的一切時,無非是為了滿足一個男人身體的慾望,和男人的征服欲,一切與愛情無關。

女人很是慶幸自己最初的抉擇,不然,當男人得逞後,終有一天,女人依舊會像髒污的泥巴一樣,被男人踩在腳下。



您可以還感興趣的文章


TAG: 文字 很好 言一行 小食品 曾經說

引用 刪除 hmcs823   /   2016-04-23 22:07:41
幫朋友推廣傾心帝芬妮茶館,清新正妹性感辣妹各種各樣,
新店開業價錢折半照片不遮臉任君挑選重質不重量 加line/微信:hmcs821即刻體驗,
說是阿超介紹可先見面或直接約家裏打槍可換無需車資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